2020年香港开奖日期表 > 教学管理 > 学籍管理 > 姝f枃

探寻青年写作的无限可能

鏉ユ簮锛毼粗   銆浣滆咃細admin娴忚娆℃暟锛 娆°銆鍙戝竷鏃堕棿锛2020-06-26 19:37

   阻碍青年写作可能性发生的,不只上述“技术原因”。 何同彬对青年作家的恶性“抱团取暖”很排斥:许多人取的不是文学的“暖”,而是各种资源、利益与权力,他们的写作在同一语境中不断繁殖,最终形成了建立在盘根错节的关系之上的板结化了的恶性“青年共同体”,“这种共同体没有任何青年性可言”。 但如果“抱团取暖”是一种良性互动,则会对青年写作增益不小。

   《人民文学》副主编徐则臣认为,青年作家彼此之间的交流不应限制于交流技艺、交流情感,还要交流对世界的认知,交流如何在写作中呈现现实生活中核心的疑难和核心的情绪,寻找核心的那种修辞。 具体的写作是一个人的战斗,但寻找共通的传统、历史与文化是一代人共襄盛举。

   张柱林、李约热、陈爱中、朱厚刚、陶丽群、小昌、徐小雅等作家评论家也不约而同地谈到要拥抱活力与锐气,时刻勤奋并自省。

   当然,青年作家的创作本身永远拥有最大的可能性。 绝大多数青年作家都已经意识到,为了给评论家提供阐释抓手而故意在文本中埋“梗”的写作方式与为了发表而追逐写作数量造成的自我重复都毫无意义,此刻不过是一个起点,地平线的那头是博大的生命能量与世界经验,写作的目标是为了与自己的生命建立联系。 这些青年作家在研讨中迸溅的思维火花分外闪亮——在宋阿曼看来,“‘青年写作’这个词非常书面,是站在批评家立场上的。 对于写作的人来说青年写作就等于我的写作。

   ”宋阿曼认为,“不管什么样的生理年龄,但凡是作家的精神不停止成长,不管他嘴上怎么说,内心肯定是不愿意放弃在纸上锻造的骄傲的——他心里肯定有他自己狂傲的时刻,他不会轻易自己宣告自己停止生长。 只要一个人不停止地探索自己,肯定会产生一些意义和危机。

   ”化解这些意义和危机,归根结底还是要靠写作者本人,在停与写之间,解决事物未完成的可能性。

   丁颜在18岁时完成了一部30万字的长篇小说,但无论投稿何处都无人接收。 不过现在再回头看这部几年前的少作,她反而不愿意再拿出来出版了。 “我觉得‘新时代青年写作的可能性’对我们青年来说就是一种边写作边成长的过程。

   ”在文章中,丁颜用形象化的比喻阐述了自己对写作的思考:“写作的要旨是写。 就如得到一粒种子,放在手心里看着它,想象它能长成什么样子,会越想越缥缈,要有种下去的勇气,然后浇水施肥,等缓慢出土,缓慢长大,最好绿叶繁茂,开出花,至于结果,大方一点,交给读者也是可以的。

   ”无尽的繁花都来源于最初的种子,不是所有的种子能够发育成繁花朵朵。

   但所有的种子亦都有通向盛开的可能性。

   读罢波德莱尔《对几位同代人的思考》,周恺对波德莱尔评价雨果的断语印象深刻:“许多年以来,维克多雨果已经不在我们中间了。 ”“(雨果)属于罕见的人物,这种人在文学界比在其他领域尤为罕见,他们从岁月中汲取新的力量,他们由于一种不断重复的奇迹而越来越年轻、越来越强壮,直至坟墓”。 周恺说,大概就是受了这篇文章的影响,他总是刻意回避周遭,远离写作的朋辈,但近来才意识到,维克多雨果在“我们”中间也好,不在“我们”中间也好,本就与“我们”无关。 也正如王苏辛所说,“我们要面对眼高手低的现实,首先就要能够耐心对待我们写作中已知的那部分事实,让它成为我们作品得以清晰的通道。

   很多时候,写作的不准确,或者小说力量难以持续,就是我们对已知的内容,描述得过于粗糙,对于未知的部分,又表现得过于迫切,殊不知‘生生不息’的基础,是保护事物的根基,而根基的基础,就是我们对已知问题的把握能力。 ”保持青年性,去除陈腐气,在不断地思考中开发自身写作的边际。

   这是一项漫长的事业,青年作家与批评家无论年龄,都需要一生坚持探索——也正因如此,青年写作永远充满无限可能性。



         

上一篇:我校开展“校园之星”评选活动
下一篇:四川6月20日无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

浙公网安备 33050202000302号